阿诗的诗不是行尸走肉的尸

谢谢你愿意来到我的世界呀。
心悦的人:@三微月
永远的光:周棋洛

妹妹今天把自己的刘海撩了起来


指着她的发际线对我说


我和许墨是一样的


我红红火火恍恍惚惚


这是真爱了

2018-12-09

现在的天气预报啊

昨天晚上看天气预报说是今天大雪


激动地我整宿睡不着


今天早上一看


天气预报上变成了小雪


我想好吧ok的小雪也是雪嘛


结果刚刚晚自修结束


晴空万里无云


我...


天气预报是指北针吗!!!

2018-12-08

红红火火恍恍惚惚笑死我了

今天月考,考完语文以后回教室,路上听到从理科考场出来的三个男生的对话


A:你们那个望帝春心托杜鹃前一句填出来了没?


B:你是沙雕吗这个都不会!不就是沧海月明珠有泪吗?


C:诶我也填的这个诶!


B,C:红红火火恍恍惚惚你是沙雕吧!


我在旁边笑到岔气好吗?你们都不对所以在嘚瑟什么啊!!!

2018-12-08

致十八岁的你

致十八岁的你:

展信安。

按照时间来算的话,现在的你一定还在豆大的昏黄灯光下伏案学习吧?如果是,那抱歉啦,我这个无趣的大人要让你和你做不完的作业分离一会儿了。

关于我是谁这个问题你就别问啦,如果一定要说的话,我是这个世界上最了解你,也是最不了解你的人。我知道你藏着的每一个小秘密,知道你人生轨迹上每一个有趣的转折。

你可以叫我先知,来满足我小小的虚荣心。

闲话扯太多啦。我们言归正传吧。

请你记住,小悠然,在未来的日子里,你会遇到许许多多的波折——它们会如钝了的刀刃一样一下一下地剜着你的心,让你的灵魂好像烈火焚烧一样痛不欲生。

你会遭遇背叛、欺骗、生离死别,你的世界观甚至会受到颠覆。...

2018-12-06

归宿

天色昏暗,青黑中泛着深红。乌鸦怪叫着自枝头飞起,飘下的羽毛化作黑色的蝶翼。

是十里的白幡,招唤夜行的百鬼。浩浩荡荡自山脚蔓延,是白色荆棘花攀附在墓葬边。

我坐在黄杨木的棺材上摇晃,空气里弥漫着潮湿的雨汽。眼前白色尖顶孝服的人群缓缓地蠕动。

一片寂静。

“我们这是要去哪儿?”我终于忍不住叩击着棺材问道。声音划破夜空,显得突兀。眼前黑魆魆的小路不知通向哪里

披麻戴孝的女人转过身抬起脸来,笑声凄厉,像是指甲挠过玻璃板

——没有面孔

“回家。”

--------

求我梦醒后的心理阴影面积!!!

2018-12-05

【恋语男你】别人家的老师



李泽言ver.


“所以你现在可以告诉我我的课到底有多无聊才能让你睡得那么沉了吗?” 李泽言翘起一只腿侧着身体望着你,指节在办公桌上轻轻点着,绷紧的脸上酝酿着一场腥风血雨。


你想到坊间流传的这位全校最帅的教导主任铁血的手段,咽了口唾沫,但还是嬉皮笑脸地回答,“那是因为李老师的声音又低沉又温柔,让人完全没有招架之力,一不小心就睡着了嘛!”


所谓伸手不打笑脸人,于是你嘿嘿地傻笑了许久,笑到脸都僵了,换来李泽言从喉底溢出的带着笑意的“笨蛋”两个字。


这位老师似乎很喜欢用笨蛋形容你啊。你懊恼地抓了把头发。

“今天上课的内容听到了多少?”李泽言向后靠了靠,捞过一个文件...

2018-12-02

【恋与男你】吊桥效应

昨天去密室逃脱的时候突然有的梗

先更这个吧www

密室逃脱真好玩XD

周棋洛ver.

“洛洛我怕quq”紧闭的门外传来带着电流音的脚步声还有几声非常矫揉造作地笑声。

如果是在平常你听到了,绝对会拉着悦悦疯狂吐槽。但此时你和周棋洛两个人挤在一间狭窄的小屋子里,空气没法儿流通,带着些尘封多年的尘土味儿熏得你脑子发昏。旁边做工粗烂的人体模特还翻着奇特的白眼以一种奇异的表情瞪着紧紧拥抱在一起的你和周棋洛。

诡异的bgm里传来女人的笑声,“你在哪儿啊?”

你有点怕了,往周棋洛怀里挤了挤。

能够从一件简单的东西里都看出朵花儿来的周棋洛此刻却安静如鸡。你抬头看的时候,他的一双湛蓝的眼眸在幽暗...

2018-11-24

讲点话吧

今天和朋友聊天的时候提了一嘴巴恋与,然后那个曾经和我一同迷恋周棋洛的小姐姐睁大眼睛来了句,啊,你怎么还在玩这种游戏啊?

很惊讶的样子。

怎么说呢?那个时候心里不太舒服。“这种游戏”这个说法我不是很喜欢。

可能吧,最开始的时候我也是因为配音老师们才入的恋与坑,而且即使是在我喜欢上了周棋洛这个闪闪发光的存在后很长一段时间,我还是不能把边江老师和周棋洛割裂开来。

那段时间夸奖周棋洛一般都是拍着妹妹的大腿嚎叫,“啊啊啊啊啊啊啊边江老师什么人间瑰宝,配的周棋洛也太可爱了吧!”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夸奖的主人公开始渐渐由边江老师变成了周棋洛本人。

他怎么能这么可爱呢?

明明是舞台上光彩夺目...

2018-11-22

【周棋洛】花吐症之后

—花吐症之后—

那之后很久,周棋洛终于回到了我身边。

当然啦,回来的过程当中经过了许许多多的波折——比如让他去网红甜品店里买了三个脏脏包然后看着我吃掉,把他的零食从房间的每个角落搜出来全都吃光……

总之对他做了一系列惨无人道的事情之后我才终于解气了,和他一起清理房间里的花瓣。

周棋洛把花一把一把地抱了放在垃圾袋里,也不知道用些工具,腐烂的花瓣零零星星地粘上他雪白的衬衣,洁白的下巴,在上面画下一片狼藉。

我终于看不下去了,从沙发上起身到阳台给他拿了个扫把和簸箕递过去,“用这个。”还是偏过脑袋不想看他。毕竟只要看到他的眼睛,无论之前我有多生气最后都会败下阵来。

周棋洛接过扫把和簸箕,转...

2018-11-18
1 / 5

© 阿诗的诗不是行尸走肉的尸 | Powered by LOFTER